关于老兵报】又发评论员作品评论环球网

| 发布者:admin

  一些退役老兵在山东平度聚集并与特警对峙的消息不断在互联网上扩散。从星期天网上流传的最新视频看,警方维持治安的行为还是相当克制的,一些老兵情绪激动,但也没有动手,双方无新的冲突。希望这样的克制能够延续、扩大,直至这次事件彻底解决。

  中国退役老兵的诉求几乎都集中在福利待遇方面。这些诉求所对应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属于地方政府没有落实好国家规定的老兵福利。也有不少情况是,退役军人当时对复转待遇是满意的,但是后来国家增加了新退役军人的待遇标准,他们觉得不平衡,要求重定自己的待遇。还有的老兵退役多年后生活遇到困难,希望组织上帮助解决,等等。

  最早老兵问题出现时,一些参加过越战的老兵表达他们要求更多补偿的诉求,引起了社会的很多同情。后来提出相关诉求的老兵越来越多,其中也包括了相对年轻的退伍军人。从7日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看,表达诉求的老兵包括了各个年龄段的人,其中有不少看上去30几岁。

  老兵问题的出现,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社会发展较快,这造成了不同时间、地区以及行业之间的大量差异化,公平的标准很难统一。在各个时代,退役军人当时的待遇通常是有竞争力的,甚至受到羡慕,但是隔一段时间福利标准刷新了,各种期待随之而生,很多诉求是否合理取决于从哪个角度去审视。

  国家于今年新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这反映了国家对退役军人问题的高度重视。的确,安置好退役军人,关心他们的生活,这是国家维护现役军队战斗力相关工作的一部分。

  然而由于退役军人事务的上述复杂性,新建一个部不可能让难题立刻迎刃而解,老兵为争取更多补偿的群体性事件今年以来继续在中国各地零星发生。

  第一,要看到中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正常的。利益博弈早已成为中国基层社会各种纷争的主线,老兵表达不满紧扣的也是利益线索。它们属于中国社会治理的一般性问题,而不应被看作某种体系性挑战。对事情性质的认识应当实事求是。

  第二,老兵是个特殊群体,社会应当关注、关心他们。而实际上,这种关注和关心的确在不断加强,国家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是这个动向的最突出标志。

  第三,关怀、帮助老兵需依法依规进行,而不应受部分老兵表达诉求的激烈程度影响。需要指出的是,有一些老兵的诉求是没有政策依据的,这部分诉求不应为了息事宁人受到妥协性照顾。如果有些老兵坚持提不合理诉求,公众的观感是有可能发生变化的。

  第四,彻底解决老兵问题还需要政府、社会和老兵个体的共同努力,其中社会机构用人多向老兵倾斜很重要,老兵个人自强不息,不躺在服役的功劳簿上,而是建立终生奋斗、进取的思想,尤为重要。

  我们相信,部分老兵以激烈方式表达诉求是阶段性问题,随着国家相关工作的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化,也随着旧有问题的逐渐消化,一些老兵作为上访的一个特殊群体终将成为历史。

  退伍军人的待遇问题成为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社会新的热点,一些退伍军人认为社会给予的照顾不够,或者抱怨国家相关政策没有在地方上得到落实。部分老兵退伍早,他们当年离开部队时得到的补偿与今天的退伍补偿有较大差距,这尤其导致了他们的不平衡感。

  国家今年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反映了国家对确保退伍军人权益的高度重视,相信这一举措对减少围绕退伍军人的争议将产生积极作用。

  我们认为,全社会首先要尊重、关心退伍军人,支持国家制定保护退伍军人权益的各项政策,尤其要督促这些政策在各地的全面落实。要看到,善待退伍军人就是支持国家的现役军队,没有退伍军人受到应有照顾的安居乐业,就难有现役军队稳定的国防积极性,这个认识任何时候都不能含糊。

  应当说,中国社会的这一集体认识需要进一步强化。多年来,我们宣传现役军人是最可爱的人比较多,对退伍军人正当权益的宣传相对少。另外退伍军人应该有什么权益,退伍军人和社会未必都很了解。这造成同时存在两种倾向:一些人觉得退伍军人就应是普通人,而部分退伍军人又可能过高期望了他们应当受到的照顾程度。

  大多数军人都只在年轻时的一段不长时间里服役,然后回归了社会生活。从军的那段时间要全心全意投入到国防事业,军中学得的技能有些可以和以后的职业生涯对接,但多数情况下军人退伍后要按下事业的“重启键”。另外,军队生活大多很苦,特殊时期的军人会有一些人投身到战争中。这些都是社会应当感谢、补偿退伍军人的理由。

  另一方面,中国退伍军人数量庞大,官方统计有5700万人,这决定了对退伍军人的照顾只能是有限的。国家每一个时期都有相关政策,总的来看那些政策在当时是有吸引力的。一个重要证据是,中国虽是义务兵役制,但参军都是自愿的,在中国多数地方和大多数的时间里,报名参军存在竞争,被认为是不错的人生选择。

  当前一个突出问题是,中国发展得太快了,退伍安置费和相关政策不断刷新,今天退伍军人的安置费远高于改革开放早期军人退伍得到的补偿。与军旅生涯有关的其他待遇也是一样。一些早年退伍军人产生了严重不平衡感,认为国家应当对他们进行再补偿。

  第一,还是要强调重视保护退伍军人权益。对退伍军人的诉求要甄别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法规和政策无法支持的。对于确实有道理的诉求,国家又有能力加以解决的,政府就应采取积极态度加以回应。相信老百姓们也会支持政府这样做。

  第二,自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中国再无战争。并非所有退伍老兵都是打过仗的,这也是事实。舆论如果要触及这个问题,一定要秉持客观、理性的态度,避免炒作导致更多误解,争取促进社会共识。

  第三,如何解决退伍军人的诉求,一定要遵循国家的统一政策。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赞成为了息事宁人,针对少数以群体聚集方式激烈表达诉求的退伍军人进行突破政策的个案照顾。

  第四,一些人反映,有些地方的退役军人事务工作中存在腐败现象,对这类举报线索尤其应当严查。要确保国家政策规定的老兵待遇得到全面落实。

  第五,退伍军人待遇只能依赖国家财政,来源都是税收,因此牵涉到全民的利益。舆论一定要对此保持冷静,支持政府依法依规,根据国家的实际财力条件和全社会范围的公平原则处理这一问题。

  总之,对待老兵们,社会要充满热心肠,同时要在法律法规的框架内回应他们的诉求。我们相信,发展、转型中的中国社会有能力最终将这个问题妥善解决,并使这个过程成为全面依法治国的一段成功实践。(作者单仁平系环球时报评论员)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是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社人民日报社主办与出版的国际新闻报刊,也是唯一向国外传达符合中国基本国情综合新闻的一份报媒,日发行量200万份,2018年3月,获“2017年百强报纸”荣誉。(来源:百度)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