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时评2018年11月最新优质时评

| 发布者:admin

  江西省宜黄县理科高考状元杨仁荣一度与家人失联长达9年。通过媒体报道看到母亲病重的消息,这名游子才回到故乡。然而,不久以后,他再度离去。

  这一则农家弟子的归去来故事,因为“状元”的光环引人瞩目,也成为媒体关注的新闻事件。然而,若去掉“状元”“失联9年”这些新闻元素,杨仁荣的经历隐隐折射出许多农村学子都会面对的冲突——因农村与城市、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极大反差,而不得不需要重新达到身心内外的平衡。杨仁荣的经历或有特殊性,但其启示意义仍有普遍性。

  杨仁荣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是典型农村子弟。故事的前半段,很传统,也很励志;到了后半段,却是主人公频频遭遇困境:不适应专业学习,以肄业身份离校,就业不顺利,恋爱也不顺利。总之,这是一段很“丧”的经历。可能正因为前后经历的巨大反差,导致杨仁荣长期和父母及故乡失联。

  正如这位“失联状元”的自述:承认自己不是天才是挺痛苦的一件事。杨仁荣对自己成长经历的先后反差也是不满意的,叙述中也有一些惆怅失落。而杨仁荣的经历,从其父母和其故乡人们的眼中看来,可能有那么一点“伤仲永”的悲情色彩。他毕竟从幼时的通达聪慧,变成一个普通人,“泯然众人矣”。

  不过,在这位“失联状元”长长的自述中,我读到的却不全是无奈和悲情。相反,在其充满挫折和失败的经历中,我反倒感受到了他坚守的锐气和对生活的热情。“失联状元”故事的结尾,充满了开放性,主人公仍然选择远赴重庆工作。

  我虽然不完全认同主人公的任性行事风格,但特别理解出身平凡的他在都市社会里的短暂迷失。比如,他说,“毕业后,社会评判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从学习变成了物质,说一些虚的根本没用。我觉得压力很大,来自父母、亲戚和社会,这是我不想承受的。”他在北京几年,觉得自己像一叶浮萍。他总想在很短时间内做出成绩,想走捷径,但现实往往会给他当头一棒。这些经历和感悟非常真实,就是你我身边大多数“北漂”等年轻奋斗者的缩影啊!我相信它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我们大多数人可能比他幸运的是,顺利毕业了,找到了比较好的工作,凭借自己的努力在都市里扎根生存。杨仁荣可能就多了一些任性,也多了一些挫折坎坷。

  幸运的是,杨仁荣没有完全迷失,也没有放弃理性和思考。他在逼仄的现实中,努力呵护着自己的理想主义。他意识到,“社会是最好的大学,比北大清华还厉害”。他的未来,其实并不那么悲观。

  从世俗角度评价,杨仁荣可能是一个生活上的失败者,甚至是没有承担家庭责任的“不肖子”,但是,如果设身处地了解这位“状元”的失联经历,及其复杂的心路历程,人们就可能会多一点理解和同情。

  教育家蔡元培有云:“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现代教育,最重要的终究是科学精神的培养和人格的养成。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不应该成为唯一的评价标准。从“失联状元”的身上,固然可以读到挫折和迷失,但令人欣慰的是,他的人格和精神仍然是健全的。他对生活的热情并没有丢弃。就此而言,这位“失联状元”带给我们的不全是愕然和失败感,与物质意义上的成功相比,对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对生活保持热情和梦想。

  10月29日,有广东文理职业学院毕业生在微博举报该校一名辅导员“贪污”班费及学生奖助学金数万元。10月30日晚间,校方回应称,已对该辅导员作出停职停课处理,并由公安机关作进一步调查。

  大学生举报的情况若属实,涉事辅导员的问题恐怕不只是简单的“贪污”:将学生的英才卡借走后私自取款,学生追问卡上资金去处,辅导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同时以“不给毕业证”威胁学生。

  真相究竟如何,涉事辅导员在哪个层面上违反法律,有待司法机关给出结论。不过,事件所涉及的教师权力、师生关系等问题,同样值得关注。在某些大学里出现个把道德失范的教师,偶尔发生教师以权力要挟学生之事,恐怕难以杜构;但教师滥用权力若是易如反掌,学生却缺少应有的权利救济渠道,或是不敢寻求救济,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

  从师生关系规则来说,涉及经济、物质利益方面的问题,师生间应该保持“淡如水”的边界。于教师而言,这属于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操守,不可越雷池一步。辅导员向学生“借用”银行卡这种事,逾越了师生关系的边界。因为师生之间存在一定权力从属关系,这种关系的双方,尤其是握有权力的一方,应回避敏感问题方面的诉求。正因为学生与辅导员之间的从属关系,学生不好拒绝或不敢拒绝;而于辅导员来说,这就成了以权谋私行为。及至以“不给毕业证”相要挟,教师行为已超出以权谋私的程度,升级为赤裸裸的权力欺压。

  而说到“不给毕业证”这种权力欺压,这在个别学校里颇为盛行。比较典型的,是以“实习”名义让学生充当廉价劳动力。学生们明知“驴唇不对马嘴”的“实习”与所学专业毫无联系,在生产线上从事简单劳动就是在给学校创收,但慑于“实习不合格不给毕业证”的威胁,都不敢不从。大学生“被实习”现象已存在很多年,时常被曝光和举报,但至今无法杜绝,除了行政监管不力,学生权利与学校、教师权力之间的严重不对等,是问题的根源。

  曾有研究人士针对小学家长微信群中一些不正常情况,剖析其中的原因认为,“班级是一个权力场”:老师拥有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既可施予学生,也可施予家长,导致了“家长群”异化为“马屁群”等问题。教师权力或叫“班级权力场”形成的原因有很多,但小学生心智不成熟、无力保护自己,是重要原因之一。现在来看,心智成熟的大学生,面对教师和学校手中“不给毕业证”的绝对权力,有些时候仍然保护不了自己。所谓“班级权力场”,从小学到大学,即便表现有所不同,但本质都是一种“权力压制”。

  教师与学校师德失范、行政监管不力、学生权利救济渠道不畅,以及社会风气的大背景等因素,共同制造了校园里的“权力压制”问题。而解决这种问题,既需要综合治理,也需要严厉查处一些典型的案例。

  家校紧张关系的缓解,从学校方面讲,要多一些负责与担当,不要过度裹挟甚至绑架家长;从家长方面看,也不必过于敏感,动不动就上纲上线。

  最近,衡水市教育局发布了一则关于家校沟通群的通知引起公众关注。通知中明确说明,家长不得对教师进行“拍马屁”式回复、通信群不得做聊天使用、咨询应自行避开休息时间……检索可知,目前已有很多地方教育行政机构、学校等制订了各种新规,强调家校双方要控制情绪、理性沟通。其中,上海一小学发出的倡议书还将相关规则总结为“五不”:不唱“对台戏”,不能“当儿戏”,不当“点赞机”,不做“铁公鸡”,不发“躁脾气”。

  教育行政部门也好,学校也罢,有关各方如此重视家校沟通,针对微信群交流方式做出细密规定,之前并不多见。这也表明,当下的家校沟通,确实是出现了问题。

  问题出在哪里?从以往媒体报道可知,当下家校沟通的主要问题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捧”,只要老师在微信群吱个声,家长们即蜂拥而上,谀词迭出,摆出花式的跪舔姿势,这叫“马屁群”;再就是“怼”,家长不分事情大小,不看时间早晚,不考虑他人感受,只要自己关心的问题,就立马要得到回应,而一旦不顺心,就会开撕。凡此种种,均属于不正常的交流,或者就是无效交流。

  目前各种关于家校群的规定,其实也是旨在解决这些问题,让家长与学校的沟通回归正常。每一条规则的背后,都对应着一种现实问题,还有堆积在家长和老师心头的一团团情绪。

  而无论是“捧”,还是“怼”,折射的都是家长沉甸甸的关心。关心则乱,所以才会有各种无底线的苍白赞美、无顾忌的情绪发泄。小小的微信群,不过是一个载体而已。只不过,技术的发展,及其所拥有的强大聚合功能,使家校之间争执的任何碎屑都能够让人清清楚楚地看到。本来,如果当面交换意见,或者是在电话中聊两句,过去也就过去了,也不会留下更多痕迹。而微信则不然,有交锋,有围观,有发酵,事情一旦起了头,就不可收拾……

  可见,线上出了问题,仍需要从线下寻求解决。微信群出现了异化,还是要通过现实中的家校沟通来破解。立几条“规矩”,划一条“底线”,并不难;要求大家“一体遵守”,不得违背,问题也不大。但这些仍属于技术层面的问题,属于“修修补补”的事儿。如果家长与老师、学校之间产生了隔阂,不从根本上寻求解决,而仅仅是在话语方面克制一下,能解决问题吗?

  家校紧张关系的缓解,从学校方面讲,要多一些负责与担当,不要过度裹挟甚至绑架家长;从家长方面看,也不必过于敏感,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教育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家长、老师等,其实都是在不断学习和进步。要之,良好的家校关系,或许可以通过制度和规则得以规范,但根本上仍取决于双方的信任程度。

  70年前,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提倡教育要走出“半个人”的世界,也就是教育要将“理工”与“人文”结合,培养具有完全人格的人。现实中,“重理轻文”的格局依然没有大的突破,学生的人文素养在最需着力发展的青少年阶段出现了学校教育缺位。(《光明日报》10月30日)

  中学教育是基础教育,中学生最应该均衡发展,既注重人文素养,也注重科学素养。我见过这样一些案例,中学学理科的学生在高考后选报了文科专业,却发现本该培养起的人文素养存在短板,中学阶段本该用于人文素质教育的时间被数理化课程填充了。这对他们大学期间的专业学习尤为不利。

  当下,“重理轻文”的观念在中学教育中仍有市场,这与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是分不开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理工类专业领域内部出现细分,诸如互联网、大数据等岗位出现很多就业缺口,这部分岗位门槛很高,相对于一般文科专业,薪资更高。换言之,“重理轻文”的观念自有其深刻的经济根源。

  更重要的是,相关方面未能将人文素养科学合理地纳入人才选拔的标准中。这固然由于人文素养是一个不好量化的指标,但学校并不能因此而放弃对学生人文素养的培养。

  现实中,中学教育往往围绕中高考转,学校在人文素养培养方面的确存在短板。譬如,在进行课程规划时,未能给学生尤其是理工科学生预留相应时间——仅应对相关课程考试,就已吃力,很难想象在繁忙的学业中和激烈竞争中,他们能够抽出时间去听哲学、文学、历史等课程。

  “重理轻文”所导致的学生人文素养欠缺绝非危言耸听。2018年,中青报曾针对1969名大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九成的受访大学生希望学校强化对学生文学素养的培养。但是,人文素养的提升绝非一日之功,人文素养的欠缺也不是一时积弊。高校人文素养培养的迟滞性,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学阶段忽视人文教育的惯性使然。而人文素养的提升是一个长期过程,必须从中学阶段抓起。

  我们要从思想观念上将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并重,从教学理念上认识到人文素养缺失的严重后果;在顶层设计上完善中学课程设置,为学生修习人文学科预留充分时间;从就业层面完善就业渠道,创造就业机会,以更多高薪岗位促进“重理轻文”这一思想观念的更新迭代。唯有如此,才能将“理工”与“人文”结合,走出“半个人”的世界。

  金庸当年遭遇“雅文学”的歧视,如今遭遇流行阅读的冷落。前后几十年间,金庸小说的命运炎凉遭际,值得我们深思。因乎此,金庸先生更值得我们追思。

  听说金庸先生去世,第一反应是“是不是又是假新闻?”因为金庸先生不止一次“被去世”了。后来求证是真的,才敢整理出心情,来悼念这位大师级的武侠作家。

  如今,金庸已淡出公众视野,不再是流行阅读的头部作家。但在很多人的记忆中,金庸创造了一代国人的阅读奇迹。很多人的青春记忆中,都闪耀着金庸的名字。记忆就是这么神奇,它会选择性遗忘、选择性记忆,并把所记忆的东西排列组合,分布在人们的大脑沟回中,随时等候调遣。在某些情境下,有什么刺激发生时,休眠的记忆就会被激活。金庸逝世,唤醒了一代人的阅读记忆。

  这里所指的“一代人”,与年龄无关,与金庸有关。这“一代人”泛指在金庸高光时代受其影响的一代读者。这一代人中,有少年,有青年,还有老年,他们身份、社会背景参差有别,但这些差异和多样,并不能影响他们喜爱金庸的共识。金庸小说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拥有极强的代入感,能将千差万别的读者龙卷风般地掳进小说所创造的奇幻世界。在金庸世界里,读者只有一种身份;在金庸面前,所有的读者,不论长幼贵贱,一律平等。他们似乎只有一个名字:金粉。

  当年,为了读金庸,我们不惜与父母斗智斗勇,胆敢与老师“打游击”,为金庸付出了不少青春代价。我们不禁好奇,金庸拥有什么魔法,可以让读者为其如此着迷?

  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一个时代的童话。机缘巧合,时代给金庸一个高光的机会,金庸也赋予时代一个生动的传奇。金庸的武侠小说在中国的风靡,离不开一个快进键驱动下的社会转型所形成的文化和精神空窗期。身处其间的芸芸众生,面对匆促的世间风景和无常的人生节奏,内心的烦恼和精神焦虑,需要驱遣和寄托;加之,文化市场的供给不足和品种稀缺,造成受众的饥饿状态。金庸小说在这种背景下进入中国文化市场,迅速走红,创造出“凡有华人处,即有金庸”的阅读盛况。

  金庸创造的武侠江湖,释放出惊人的“万有引力”,补给了现实的无奈和缺憾。现实人生,峥嵘粗粝,蹉跎了很多人生理想,小说却可以给苟且于世俗人间的人们以慰藉和光亮。在金庸编织的江湖故事中,寄托了很多现实的理想和情怀。金庸写小说,是一种释放;读者读小说,也是一种解放。沉浸在小说世界中,世俗的烦恼得以暂时缓释,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可以在小说世界得到替代性补偿。这恐怕是金庸小说的一大魅力所在。

  如今的我们,当年的金粉,曾在金庸小说世界相遇过。穿行于金庸编织的江湖世界,我们曾有过共同的阅读体验,有欢愉,也有悲戚,同情心和同理心同频共振,彼此交感,成就了金庸武侠小说的阅读奇观。当年的这一代金粉,如今有的步入中年,有的已领退休金,一代传奇已成追忆。

  在高度娱乐化的社今天,金庸不再是人们追捧的明星作家。时代的斗转星移,曾经门庭若市的读者也星散而去。互联网带来的碎片化阅读,在线上和线下世界,形成了星罗棋布式的区隔。现今,虽然有畅销书作家这一物种,但也难以再现当年金庸小说的收阅盛况了。如今的我们被形形色色的网格圈在各自的信息孤岛里,可以彼此相望,但很难在阅读上同理共情,也难以形成当年的阅读共鸣。公众阅读,更多被外在的热点和炒作牵着鼻子走,短平快的内容走强,低级趣味的东西更受市场青睐,公众偏好整体下沉,内容供给的成色和品质有下行趋势。这是宏观行情,若持续走低,前景堪忧。

  金庸当年遭遇“雅文学”的歧视,如今遭遇流行阅读的冷落。前后几十年间,金庸小说的命运炎凉遭际,值得我们深思。因乎此,金庸先生更值得我们追思。

  金庸的社评与小说,不是彼此绝缘的独立王国,而是气脉贯通的。金庸小说的格局和情怀,都是顶配的。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金庸是一个作家,一位武侠小说大师。殊不知,他还是一位卓越的报人,一位社评高手。

  在金庸以小说家出道之前,他的身份是报人。即便靠小说声名大震之后,他还在办报。他与报纸结缘,最早是从1946年成为杭州《东南日报》外勤记者开始的,主要任务是收听英文的国际新闻广播,翻译、编写国际新闻稿。之后《大公报》在全中国范围内招考记者,只有两个名额,应征者却逾三千人。金庸因表现卓异,被录取,进入上海《大公报》担任电讯翻译,不久被派往香港。后来,他与他中学同学沈宝新合办《明报》。也是从这时候起,金庸开始在《明报》上刊发自己撰写的小说《神雕侠侣》,后来他的大部分小说,也是在《明报》上发表的,一直到《鹿鼎记》。初期的《明报》,只是一份小型报,销数最差时不过五六千份,工作人员不超过十人。金庸以其独特的办报理念和精准的市场定位,在激烈的报业市场中立足,《明报》很快成为知识分子心目中的大报。

  在《鹿鼎记》之后,金庸专注《明报》的社评写作,不再写小说了。据倪匡所言,明报社评,绝大多数(百分之九十九),由金庸亲自执笔。凭着见解之精辟,文字之生动,深入浅出,坚守原则,人人称颂。即便那些意见完全和他相反的人,也不能不佩服他的社评写得好。这是金庸在写小说才能之外另一种才华的表现。

  在报人中,评论写得好的,比较少见,尤其是社评写得好的,更为罕见,比如,张季鸾、王芸生、储安平等,均是罕见之才;在小说家中,也鲜见有评论写得好的。当然,更为罕见者,是社评和小说的“双栖选手”。金庸能在社评和小说中自如切换,双向开关,从心所欲,且均成上品。这种才能极为罕见。

  社评写作强调理性,文学写作强调感性。理性和感性之间,在很多人那里,是水星与火星的距离,但在金庸那里,则水乳交融,切换自如。如此才禀,让人惊叹。达到这种境界,关乎才禀,更关乎情怀。没有才情,即便想在评论和小说中出入,也难得门径。没有情怀追求,评论和小说都难成高格。

  社评是入世之作,强调作者积极入世,干预现实,即兴发声。作为社评写手的金庸,要用评论影响读者,用思想引领舆论。这就要求作者须有很高的站位、敏锐的感知、开阔的视野、过人的胆识、深刻的洞察、杰出的表达。这些条件和禀赋,金庸均属上才。《明报》的目标受众定位在知识分子,要用评论影响知识分子,社评作者必须是“知识分子中的知识分子”,其才、德、识,皆须有极高的水准。

  金庸的武侠江湖,是一个迥异于庙堂和俗世的“出世”之境。在小说里,金庸凭借卓越的想象力和故事演绎才能,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在这里,作者摆脱了入世羁绊,放空世俗包袱,忘情地投身于想象的江湖,爱恨情仇、善恶美丑以及人物命运的沉浮起落,都由作家意志和想象力驱遣。相比之下,社评写作就不会有这么大的自由度。社评更注重影响世界,但无法创造世界。金庸的小说却做到了这一点,藉此安顿他的情思和忧患。

  金庸的社评与小说,不是彼此绝缘的独立王国,而是气脉贯通的。金庸小说的格局和情怀,都是顶配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没有这等追求,金庸小说不可能呈其大,影响力也不可能如此之大。换句话说,金庸写小说,也是有入世情怀的,以入世之心出世,成就了金庸的“侠之大”和“江湖之远”。

  你可以过“抖音式生活”,但是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自觉自律,让自己的行为限定在国家法律与社会道德的轨道之内,而不能过于任性。

  湖南常德汉寿县交警官方微信10月31日发布警情通报,称接到群众举报,有一些开小车的驾驶员在汉寿县沅水大桥排队违停,占用道路拍抖音。接报后警方已组织调查,查实后将严肃处理,同时呼吁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

  从网友拍摄的现场图片看,不止一辆小车占用道路、涉嫌违停,一方面阻碍了其他车辆的正常通行,极易造成交通拥堵;另一方面,因为道路变窄,很容易引发车辆的追尾、剐蹭等等,可谓是害人害己。然而,这些违规占用道路拍摄抖音视频的现象,只是时下盛行的“抖音式生活”的一种缩影,类似这样的事情,现实中还有很多表现形式和渠道,应当予以足够的警惕。

  比如,有人为了拍摄抖音短视频,在马路上强行搭讪女性,结果引发双方的冲突,甚至酿成刑事案件。有人模仿抖音短视频中的所谓“以菜换肉”,在饭店餐馆或夜宵摊上拿自己的素菜去换人家的烤肉,结果引发对方反感,导致双方大打出手。当越来越多类似的闹剧在我们的身边上演,也就是在提醒我们,一些年轻人的“抖音式生活”,确实到了该引发反思和警醒的时候了。

  网友们的“抖音式生活”也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有人把拍摄抖音短视频作为自己谋取利益、赚取外快的手段,甚至是以此作为自己的职业或创业项目。为了吸引眼球,增加粉丝量,提高粉丝关注度,有人变得日渐焦虑和疯狂,甚至到了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还有一种是把拍摄抖音视频当做一种消遣或娱乐,在别人的点赞、评价中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获得满足感。他们或许没有第一种人那样急功近利,但在虚荣心驱使和别人点赞、评价的刺激下,也容易变得敏感矫情,逐渐失去自我控制,做出一些怪异或极端的事情来。

  按理说,一个人在公共场所的言行只要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不违反社会公序良俗,一般都是可以被宽容的。但是,像机动车违规占用道路拍摄视频,为了拍摄视频就去强行搭讪、骚扰别人,或者为了拍摄视频破坏环境、损毁文物等等,已经涉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同时也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对此有网友不客气地指出,这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肆意践踏国家法律和社会道德的人,事实上已经沦为“社会公害”。

  你可以过“抖音式生活”,但是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自觉自律,让自己的行为限定在国家法律与社会道德的轨道之内,而不能过于任性。发布这类短视频的网络平台也要加大审核监督的力度,一旦发现短视频当中有违法背德行为的,必须坚决予以遏制、清理并给予必要的惩戒。

  政府有关部门也要加大对此类现象的监管和处罚的力度,比如对违规占用道路拍摄短视频的行为,就应该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给予严肃处理,既让当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对其他人也是一种必要的警示教育。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