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我的收集朱颜简诗语2019年2月14日

| 发布者:admin

  我不知道将简诗语说成是我的网络红颜,她看到后会怎么想,能否同意我的说法。我真的不能确定,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她视我为朋友。也许,说哥们或许更合适些。把她说成是我的红颜知己,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内心里我却真是把她当成了知己。

  简诗语的网名公子简,个人主页介绍极具个性,“古有木兰从军、英台游学,今有简氏女子东施效颦,自号公子,游走于文字之间,以文会友,附庸风雅。”

  我们的“相识”缘于《红楼梦》。至于“相识”为什么要用引号,相信你懂得。我的网名之所以叫怡红公子,就是因为我太喜欢《红楼梦》这部书了,对贾宝玉这个人物的认同度颇高。虽然我自己并不写书评,但喜欢浏览一些关于《红楼梦》方面的文章。对于赞同的观点,我会点赞、评论,对于不同的观点,却从来不去和作者争论。因为我觉得观点不同很正常,每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所处的环境、所经历的人生、对事物的认知程度和理解程度不同,观点自是不同,没必要为此在网络上大打出手。对于网络上经常发生的口水战,我很是不以为然。

  简诗语的文章之所以能够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她的文章总是分析得很有理性。她是以《红楼梦》文本为依据进行探讨的,有理有据,娓娓道来,即使你不同意她的观点,但却很难找到反驳她的理由,对于空口无凭的推论作为论据,她一向是一笑置之。

  探讨得多了,自然也就熟悉起来,只要是说起《红楼梦》,我们就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虽然很多观点并不完全相同,但我们会尊重彼此的看法,不会勉强对方。我自认为对《红楼梦》看得比较仔细,说起细节来头头是道,但在双方的交流中,却常常是我不得不认输,因为简诗语对《红楼梦》文本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我。

  当然,除了聊《红楼梦》,我们也会聊些诸如时事、人生之类的话题,但她却非常坚决地拒绝聊个人的私生活,她说这是她网络社交坚持的一贯原则。我不知道她这是基于什么原理制定的规则,但却绝对不容突破。

  我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而简诗语恰恰相反,她非常理性,轻易不会被外界所干扰和影响。有时,我会觉得她很冷血,因为她分析起问题来冷静得可怕,但她与文友交流时又是那样得热情与活泼,让我丝毫也不忍心去怀疑她的善良与真诚。

  简诗语是写杂文的,也有很多时事、热点评论等方面的文章,她语言尖锐犀利,观点独特,一针见血。其实,写杂文和时评类文章的人在网络上的日子绝对不会太好过,因为大家的观点是不可能一致的,再说对有些网民的个人修养,我也实在是不敢恭维,动不动就爆粗口的大有人在。这也是我一直不愿意写时评类文章的主要原因。

  简诗语涵养很好,从不在网络上与人发生口角和争执,对于不同观点的人,她只是进行有理有据的探讨,却不会为一争输赢而与人大动干戈。对于那些说话难听的人,她也能够包容,听之任之,任其自生自灭。有时,倒是她的粉丝和有些旁观者实在看不下去了,常常代她出面与那些人较真、对垒。

  与她真正熟悉起来,其实也是缘于一场网络大战。当时她写了一篇时评,起因是一名女乘客(据说还是一名女教师)因为老公坐车迟到了,就用身体阻挡高铁不让列车员关车门,导致该列车晚点的事件。视频一出,舆论哗然。

  其实,这事很简单,实质就是人情与法制的问题。如果报道属实,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就有些法盲和不辩是非的人,一味地强调应该理解乘客的实际困难云云,对简诗语“法制是社会基本遵循”的观点横加指责,甚至口出恶言。

  我很气不过,也加入了这场社会到底是应该关注人情还是重视法制的大讨论中,慷慨激昂地陈述了自己的观点,据理力争。

  也许是我的表现感动了简诗语,有一天,居然收到了她发来的一条信息:“非常感谢怡红公子的鼎力支持,遥致安好!”

  能够收到偶像的信息,心中自是十二万分的欣喜,沉吟片刻,我回道,“一直非常喜欢公子简的文章,感佩文友的才情良久,参与到这场大讨论中,自己也受益很多。如果能尽一份绵薄之力,深感荣幸。”

  除了写杂文与时评,简诗语有时也会写些散文随笔,她的文笔优美流畅,很有深度,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形成的文字,读起来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远比我写的那些鸡汤文章更让人赏心悦目。

  记得有一次情人节前夕,群里组织了“写一句情话送给他(她)”活动,简诗语的“用我的笑容做一枚书签,夹在岁月里面,陪伴你余生的每一天”,成为群里的十大金句之一。

  当时她一发出来,我就喜欢的不得了,感觉肯定会入选,因为短短的一句话,却极具画面感和意境美,同时又写出了爱的深情与永恒。在为她开心的同时,我也深感自己是幸运的,不是说相识是缘吗?能够有幸与她一路相伴,随时随地领略她骨子里的那份浪漫情怀,还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每次与她聊天,我也会有同样的感受,她思维敏捷,风趣幽默,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惬意与舒适。记得张爱玲说过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女人如此,男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她的,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牵引着我的思绪,让我牵肠挂肚,魂不守舍。但我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和能力去爱她的,更何况我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

  春天时,简诗语在微博上发了一组观赏桃花的九宫格照片,其中八张是她拍的桃花,只有中间一张是她个人观赏桃花的侧影。她身着一件白色的休闲上衣,下面是牛仔裤,虽然只是侧影,但她娇好的面容映衬着鲜艳的桃花,率性而优雅,看得我如醉如痴。沉吟良久,我挥毫泼墨写了一首诗:

  面对她的沉默,我痛苦、不安、自责。痛定思痛,我不得不承认是自己错了,错在不该想入非非,错在不该超越友情,错在情难自己。可另一方面,心里却又倍感委屈,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

  一连好几天,我都感觉情绪低落,郁郁寡欢。不过,最后终于想明白了,如果说我们的相识是一种错误,那么错就错在相见恨晚。不管她是否有心爱的人,我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已失去了爱她的资格。我反复地问自己,我能不再与她交往吗?我能接受网络世界中没有她的日子吗?虽然我知道,即使她回心转意与我交往,但与她相处,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痛苦与折磨,世界上还有比爱而不得更令人痛苦的事情吗?!也许一刀两断对我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我那么喜欢她,不想失去与她的联系,我宁愿放弃对她存有的一切幻想与爱恋,也不愿意与她就此诀别。

  我真诚地给她写了一封信,表达了我的歉意,见她没有回音,又发了无数条赔礼道歉的语音。我知道,她终究会原谅我的,因为她并没有直接删除我的微信,并且我还知道她是语音控,她喜欢磁性的声音,之前她说过,磁性的声音具有魔力,让她不可抵抗。而我恰恰具备这样的声音。

  经历了这次“桃花事件”,我和简诗语成了真正的朋友。准确地说,应该是我把她当成了朋友,因为她一直以来就只是把我当朋友的,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2 我喜欢